首页 报刊选登 正文
回归孤独的纸质阅读
时间:2015-02-28 09:58 作者:图书馆 来源:图书馆 阅读量:2244

阅读社会即阅读成为一种大众化行为的社会,也是我们每个人共同期待的社会。如今许多人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每年真正能够看完的书到底有多少本?据调查,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20本,日本的40本,以色列的64本;而国民人均每天读书的时间只有13.43分钟。随着图像化更为方便的媒体环境的日益发达,读书的热情和坚持力逐渐降低。最常见的习惯便是每一个新年的开头,文明都会许下“今年要读多点书”的愿望。可是往往我们都能找到许多不能预料的但能够充分说服自己的理由去放弃读书计划,到最后每年双手合十的“承诺”不过归结为泡影。

可能是因为太熟悉自我的习性,许多人在发出疑问的同时,开始期盼自己心中的全民阅读社会,期盼通过环境的影响能够改善自己无法静心阅读的坏习惯。1995年,由西班牙政府提交方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423日为“世界读书日”。之所以把世界读书日定为这一天,还因为这一天是伟大作家塞万提斯和莎士比亚的辞世纪念日。可是,仅仅有一个“世界读书日”的颁布和宣告,真的就能够有所保证吗?

回顾“阅读”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随着隋唐的雕版印刷术出现,读书的方式发生改变,但纸质阅读在漫长的传统社会还只是在相当小的文人士大夫圈子里的事情。不论是民间故事还是宋代说书,口耳相传成为当时大众接受文化的传统方式。按照瓦特的研究,较有规模的文学阅读社会是从18世纪末期才形成的。中国的文学阅读社会应该是从《金瓶梅》《红楼梦》之后开始的。所以大众阅读社会的形成是非常晚近的事情。但印刷术革命的冲击不仅带来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进而实现了知识爆炸所带来的人才辈出和精神世界的改变,个人价值的重要性、平等与自由的理念也开始形成。

与当今的阅读相比,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选择性接受文化,投入群体模式化的流行因素传递的狂欢。呼吁大众重新燃起正在消减的阅读热情,渴望一个全民阅读的氛围激励知识性的启发,虽然比个体本身投入孤独与书本灵魂交流中宏大,但究其根本实有空话之谈。文字阅读作为在密室里一样的自我构建,则通过与书籍灵魂的交流实现自我意识的提升。所以阅读应是孤独的、带有个人主义成分的。在阅读活动中,我们像包法利夫人那样从文学作品中寻找自己的影像,并且在自己真实的生活中扮演自己喜爱的文学角色,从而完成对自我的塑造。

当今的时代阅读还包括图像化阅读、电子书阅读等等。选择时代新果实的人们容易在方便阅读的方式里面模式化自己的思维,无怪乎现在国民对于传统纸质经典的阅读率和阅读热情逐渐降低。虽然思维模式的转换需要一定的精力和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转换的困难可以完全阻扰传统纸质阅读的益处。只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都用着惯性思维懒惰坚持选择最好的方式。

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在我心里,应该还是回归孤独的纸质经典阅读吧。